刘永好两会详谈乡村振兴与猪周期 称应从国家层面综合施策提升农民收入

  “扶贫有光彩,乡村振兴同样有光彩,光彩事业要与乡村振兴新发展理念同步,新时期做出新贡献。”3月3日,全国两会召开在即,全国政协委员、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首先提出了乡村振兴这一内容。

  而在这背后是国家政策在乡村振兴层面的重视。近日,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正式发布文件提出要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对此,刘永好表示,新希望集团拟将“绿领公益慈善基金会”升级为“永好乡村振兴公益慈善基金会”,未来五年将联合开展乡村产业振兴、解决就业、绿领培训、小微帮扶、样板示范等五大工程(简称“五五工程”)。

  另外,随着超长猪周期的到来,如何应对成为猪制品领域的重要课题。“当时跟我一起创业的人不是太多了,好多企业的创始人都50岁或60岁了,现在这些传统企业很多都面临传承,如何转型的问题。”刘永好说。

  未来五年重点实施乡村振兴五五工程

  “结合乡村振兴,培养更多新农人,这是个光荣的事。”深耕农业领域四十年的新希望的创始人刘永好在谈到这个话题时,脸上扬起微笑。

  在他看来,实现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重点。新希望集团发挥近40年的农业产业经验,未来五年,在全国农业及相关领域投资不少于500亿元,重点布局以生猪养殖、肉制品深加工为主的肉蛋奶产业。同时,解决就业是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途径。新希望集团未来五年计划在生猪养殖、食品加工、冷链物流、数字城乡建设等领域新增就业5万人,带动大学生、农民等农业从业者在家门口就业。

  据了解,自新希望2018 年提出“十万绿领新农民培训计划”以来,新希望联合地方政府、高等学校、科研院所以及其他涉农企业等各方力量,在山东、江苏、四川、北京等 9 省市建立“绿领学院”特色培训基地,完成了6.1万新农民培训。未来五年还将持之以衡地推进绿领新农人培训计划,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再完成5万绿领新农人培训目标。

  确实,当下乡村振兴需要人才,人才匮乏和年轻人的流失是制约农村农业发展和乡村全面振兴的重要因素。刚刚颁布的“中央一号”文件中明确提出:要“培育高素质农民,组织参加技能评价、学历教育,设立专门面向农民的技能大赛。吸引城市各方面人才到农村创业创新,参与乡村振兴和现代农业建设。

  在刘永好看来,“跳出农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中国几代人观念里的目标方向,造成了我国乡村人才空心化问题非常严重。现在应从国家的层面综合施策,一方面要从实际上进一步提升农民的收入和生活水平,另一方面从国家层面来宣传引导全社会对新时代农民的“身份认同”,比如用“绿领”来称呼三农从业者等,评选、奖励一批新型农民、农业技术人员和家庭农场主,完成对这一群体的新的认知和印象。

  猪周期下预防产业“一哄而上、一冲就散”

  2021年一号文件提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在2020年7.78万亿的农业产值中,猪产业接近1.3万亿,占畜禽养殖总产值的一半以上,是中国最大的农业产业之一。但过去猪产业的周期性波动非常明显,形成三到四年一次的“供给不足—价格上涨—存栏过剩—供给过剩—价格下跌—养户退出—供给不足”的周期性循环,就是常说的“猪周期”。

  这轮猪周期叠加非洲猪瘟传入的双重影响,形成了“超级猪周期”:一方面中国生猪存栏量大幅降低,2019年能繁母猪存量下降48%。为此,从中央到地方快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以推动产能恢复、行业发展。另一方面,由于猪肉供给短缺,一度出现40多元每公斤的毛猪收购“天价”,超高猪价持续了长达20个月,远超史上任何一次猪周期。

  近两年来,出于防控非瘟、环保升级、政策鼓励、肉价高企等原因,龙头加大投资、大量工商资本涌入,猪产业快速发展。产业规模化率自非瘟前的46%疾升至53%,原本占产业主导的、以家庭养殖为主的“小散户”面临巨大冲击和生存压力。

  截止2021年1月,能繁母猪存栏量已连续16个月增长,产能逐步提升,肉价逐步回归。但按此增速发展,在两三年内,中国的生猪存栏量将达7-8亿头,远超我国市场消费量,猪周期又将加速加剧见底。

  刘永好在今年的两会提案中表示,为预防产业“一哄而上、一冲就散”,因资本过热推动产能严重过剩,甚至在下轮猪周期下行冲击时,出现“还不上贷款就杀母猪、砍猪场”的极端情况,有必要着眼长远,出台一系列引导政策,规划好、调控好、储备好、利用好现有生猪产能。

  刘永好建议,继续支持以家庭为核心的中小散户适度养殖,鼓励行业龙头企业发挥带动作用,帮助小散户加快转型升级。中国农村的传统养猪模式仍将长期存在,是帮助农民增收的事业。运用宏观调控手段预防产能过剩,以支持符合行业资质、长期扎根农业、拥有核心技术和高层次人才的企业规模化发展。加快健全环保副产品资源化利用的行业标准、以政策形式规范为防控非瘟新增的产业用地需求。在猪价下行期,猪场粪污治理是成本大头。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