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国安的人生戏台

陈泽伟

俗语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人生的戏台并非单一固定,可能会从一个戏台演到另一个戏台。

我益阳茈湖口学校的高中同学,年过花甲的夏国安的人生至少变换了三个戏台。

大学毕业后,他分配到军工企业长沙半导体材料厂,工作了好几年,做到了车间主任。这时的他,站到了高科技的人生戏台上。

可没多久他下海了,多年的北漂打拼让他成了一个富有的中产阶级,在房地产开发的人生戏台上,夏国安演得十分成功。

2016年,他毅然变卖部分家产,买下长沙市望城区铜官古镇的一所闲置的校舍,创办了夏国安艺术博物馆,将自己毕生收藏集中在此展出。他又从江浙一带复制了3栋徽派古建筑,按一比一的比例重建在学校操场上,供参观展览。这样,夏国安进入了他人生的第三个戏台——文博事业。

国庆期间,我回益阳听到了不少关于夏国安的传闻。有一种说法特别让我揪心,说夏国安是一个败家子,耗尽千万家财去搞什么私人博物馆,那是个无底洞,不知会亏多少。

我和夏国安较要好,但好多年没见过面了,为了弄清真相,我特地去铜官古镇参观夏国安艺术博物馆。那天下着雨,天气有点冷,见了夏国安,参观过夏国安艺术博物馆,我的心开始热乎起来了。以前关于他是败家子的说法不攻自破,而且渐渐对他另眼相看,不觉由衷地佩服起来。

夏国安没有躺着吃老本,享受舒适富有的中产生活,反而变卖家产,投入自己喜爱的文博产业之中,是一种冒险,也是一种担当,更是一种传承传统文化的责任使然。

夏国安办博物馆的这个地方,原来是一所学校,学校的前身是东山寺,东山寺有一个古戏台遗址。遗址上正在大兴土木,他说正在复建古戏台,不过开支不小,估计要大几百万。

我有些不解,留个遗址不也很好吗?花大几百万恢复一个古戏台值不值呢?

“这个戏台意义不一般,当年革命烈士郭亮在这里宣传过革命真理。郭亮死后,反动派把他的头颅割下来挂在这个戏台上示众。”夏国安说。郭亮牺牲时年仅27岁,毛主席在延安称他是“有名的工人运动的组织者”。

听了夏国安的一番介绍,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古戏台还是一个红色戏台,难怪他对古戏台的重建如此用心。我忽然感到他在自己的第三个人生戏台入戏了。舍安乐的小家,建文化传承的大家,我为同学夏国安的这种精神感到骄傲。衷心期待他的红色戏台早日建成。

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