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润股份市占率名列前茅:但内部控制或存明显缺陷

  炒股就看,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常润股份市占率名列前茅,但内部控制或存明显缺陷

  常熟通润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润股份)主要从事千斤顶及其延伸产品的研发、制造、销售,主要产品包括商用千斤顶、随车配套千斤顶,以及专业千斤顶、举升机等,目前正在冲刺上交所主板IPO。

  据招股书,常润股份拥有200余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70余项,其产品覆盖全球六大洲、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整车配套市场和汽车后市场的起重类设备中拥有全品类供应能力。常润股份的主要客户包括福特汽车、通用汽车、大众集团等知名整车厂商,以及Walmart、Costco等大型连锁商超等知名企业。

  常润股份是国内率先实现千斤顶产业化应用的企业。常润股份的商用千斤顶有近270种规格,销量连续十多年位列第一;自2015年起,常润股份的螺旋千斤顶在国内及全球市场的占有率位列第一;2020年,常润股份的随车配套千斤顶在全球乘用车市场的占有率约为20%,在国内市场的占有率超过35%。

  但我们研究发现,常润股份招股书的关联方认定或有遗漏,信息披露质量似乎也有待提高。另外,常润股份的独立性似乎存在瑕疵,报告期内还曾十次受到行政处罚,内部控制或存缺陷。

  关联方认定或有遗漏,独立性似乎存在瑕疵

  据《上市公司关联交易实施指引》,根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持有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10%以上股份的法人和自然人,应当认定为上市公司的关联方。

  南通迈高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迈高机械)、常熟通润机械设备冲压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润冲压件)为常润股份的控股子公司,常熟市通润包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润包装)为常润股份报告期内曾存在的控股子公司,于2021年6月注销。

  招股书显示,MAGAL ENGINEERING FAR EAST LIMITED(以下简称:MAGAL)持有迈高机械30%的股权,为常润股份的外部合作伙伴;马惠君持有通润冲压件20%的股权,为常润股份的员工;报告期内,丁玉秋曾持有通润包装15%的股权,同时,丁玉秋也为常润股份的员工。那么常润股份的招股书是否应当依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将MAGAL、马惠君、丁玉秋认定为其关联方呢?

  承德胜利千斤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胜利千斤顶)为常润股份其他业务收入主要客户,工商信息显示,胜利千斤顶的经理、执行董事为朱某某。招股书显示,陈锦武为常润股份员工,承德宏晟会计服务公司(以下简称:承德宏晟)为常润股份的员工持股平台。同时,工商信息显示,陈锦武任承德宏晟的监事。

  工商信息显示,朱某某、陈锦武、韩某某、班某某四人曾共同设立承德宏伟实达自动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伟实达),那么,宏伟实达的股东朱某某、陈锦武是否与胜利千斤顶的经理朱某某、常润股份的员工陈锦武为同二人呢?常润股份对胜利千斤顶的销售价格又是否公允呢?

  另外,招股书显示,常润股份存在与“通润系”共用商号、商标的情况。

  2018年11月之前,常熟市千斤顶厂(以下简称:千斤顶厂)曾持有常润股份38%的股份。据招股书,千斤顶厂最初主要从事千斤顶的生产、销售,之后成为投资控股型企业,当时其子公司主要包括江苏通润机电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润集团)、苏州通润驱动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润驱动)、江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通润装备;证券代码:002150.SZ)、常润股份等。因此,千斤顶厂现存及曾经的子公司、孙公司所注册的企业使用了“通润”字号。

  同时,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通润集团对常润股份许可使用的商标有5项,分别为注册号为3233797、3908501、25136615、24307921、1364453的商标。同时,通润集团也将注册号为1364453、3233797的商标对通润驱动许可使用,其中,对于两家公司,注册号为1364453的商标被许可使用的产品范围都包括千斤顶、货车用千斤顶。由此看来,常润股份似乎还存在与原关联方共用商标的情形。

  除了上述问题外,JUN JI为常润股份的实控人,季蕾为JUN JI的姐姐。2017年8月前,季蕾曾持有常熟市鼎润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润机械)50%的股权,并于2017年3月前担任鼎润机械的监事,因此,常润股份的招股书将鼎润机械认定为其他关联方,同时,将常润股份2018年与鼎润机械的交易作为关联交易披露,并于2019年起不再将相关交易认定为关联交易,即常润股份的招股书仅披露了2018年与鼎润机械的交易情况。

  招股书显示,2018年,常润股份对鼎润机械的采购金额为707.08万元,同时,据鼎润机械2018年工商年报,其2018年的营业收入为735.16万元。由此看来,即使在季蕾已经将所持鼎润机械的股权全部转让后,鼎润机械似乎仍主要为常润股份服务。

  信息披露质量似乎有待提高

  由于报告期内千斤顶厂曾持有常润股份38%的股权,而通润装备为千斤顶厂控制的公司,常润股份的招股书将通润装备认定为报告期内曾存在的关联方,同时,通润装备为常润股份报告期各期的第一大供应商。不过,常润股份招股书中披露的多项数据与通润装备披露的数据不匹配。

  常熟通润举升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润举升机)、常熟通润汽车零部件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润进出口)、TORIN INC.(以下简称:美国通润)为常润股份的子公司。

  常润股份的招股书称,2019年,常润股份对通润装备的采购金额为8338.52万元,但据通润装备年报,2019年,常润股份及其子公司通润进出口、美国通润、通润举升机为其合并口径的第三大客户,通润装备对第三大客户的销售金额为8513.74万元。

  常润股份的招股书称,2018年末,常润股份对通润装备的应付账款余额为2610.23万元,但据通润装备2018年年报,2018年末,通润装备对常润股份、通润进出口、美国通润、通润举升机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163.51万元、23.58万元、1193.22万元、38.38万元,合计2418.69万元。

  常润股份的招股书称,2020年末,常润股份对通润装备的应付账款余额为3464.55万元,但据通润装备2020年年报,2020年末,其对按欠款方归集的应收账款期末余额第一大客户的应收账款余额为2714.08万元,远低于常润股份披露的应付账款余额。

  普克科技(苏州)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普克科技;证券代码:832264.NQ)为常润股份2020年的第三大供应商,2021年上半年的第四大供应商。招股书称,2020年,常润股份向普克科技的采购金额为3932.64万元,但据普克科技年报,2020年,普克科技对常润股份的子公司通润进出口、美国通润的销售金额分别为2446.04万元、1675.39万元,合计4121.44万元,即普克科技年报披露的对常润股份两个子公司的销售金额合计值高于常润股份招股书披露的合并口径对普克科技的采购金额。

  另外,常熟市天狼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狼机械)为通润装备的子公司,常润股份招股书“关联交易”处将常润股份与天狼机械2019年11月之前的交易认定为关联交易,并将天狼机械认定为关联方。但“其他业务收入的主要客户、主要客户是否为关联方”处称,2018年,天狼机械为常润股份其他业务收入的第一大客户,天狼机械不是常润股份的关联方。

  报告期内多次受到行政处罚,内部控制或存缺陷

  常熟市通润千斤顶配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润配件)、承德润韩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承德润韩)为常润股份的子公司。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常润股份及其子公司曾10次受到行政处罚。

  2018年2月,因承德润韩存在生产车间西侧堆放货物,占用消防车通道的行为,承德市高新区公安消防大队对承德润韩处以罚款1.2万元。

  2018年4月,因通润配件存在擅自使用未经强制检定的工作计量器具的行为,常熟市市监局对通润配件处以罚款500元。

  2018年5月,因通润配件存在违反安全管理规定作业的行为,常熟市古里镇人民政府对通润配件处以罚款7000元;因承德润韩存在冲压车间工人未穿绝缘鞋和绝缘手套进行焊接作业、厂内低压配电室内设置暖气管道和雨水管道等事项,承德润韩被河北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处以罚款3万元;承德润韩因未按照规定安装、使用污染防治设施,被承德市环保局高新区分局处以罚款10万元;承德润韩因存在未采取集中收集处理措施,控制、减少粉尘和气态污染物排放的行为,被承德市环保局高新分局处以罚款6万元。

  2019年5月,承德润韩因存在商品编号申报不实的行为,被天津新港海关处以罚款8万元。

  2019年11月,承德润韩因未严格控制粉尘和气态污染物排放,被承德市生态环境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处以罚款3万元;因存在未按照规定安装污染防治设施排放的行为,被承德市生态环境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处以罚款4万元。

  2020年8月,因通润冲压件存在未将危险化学品储存在专用仓库内的行为,常熟市古里镇人民政府责令通润冲压件限期改正并处罚款5.75万元。

  常熟通润汽车修理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润汽修)为常润股份的子公司,2018、2019年末,常润股份及子公司通润举升机、通润汽修的劳务派遣比例超过10%,存在不符合《劳务派遣暂行规定》规定的情况。

  另外,常润股份的内部控制似乎也存在明显缺陷。

  南通市通润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通润)为常润股份的子公司。据(2021)苏0621民初3136号判决书,在南通通润在与某公司的合同纠纷一案中,该公司称,南通通润仅有单方的供货记录与发票,没有送货记录、收货记录及双方对账信息,无法证明其真实供货数量。

  同时,南通通润与该公司的往来账款询证函中,该公司确认的金额与南通通润主张的货款金额之间存在差额,南通通润称,是因为其已经履行了送货义务,但未开具相应增值税专用发票。经法院询问,南通通润确认其无法向法院提供差额部分款项对应货物的送货手续。同时,南通通润亦无法举证证明其交付给该公司的发票是何时交付的。

  报告期内,常润股份还曾存在产品质量问题。招股书称,2020年,因常润股份的零件供应商生产的连接螺母质量问题,常润股份生产、销售给零部件有限公司的QLJ1.35T剪式千斤顶存在产品质量问题。

  除了上述问题外,常润股份还存在第三方回款比例较高的问题。据招股书,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常润股份的第三方回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4.93%、17.52%、23.17%、20.88%,占比较高且有所上升。

  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常润股份的速动比率分别为0.60、0.64、0.74、0.66,且远低于招股书选取的可比公司均值1.27、1.29、1.43、1.34。然而,在速动比率较低的情况下,2018年,常润股份实施现金分红,分配现金股利12600万元。

股民福利来了!十大金股送给你,带你掘金“黄金坑”!点击查看>>

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