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溪堂”印象

杨仁根

杨仁根近照

官溪堂者,杨仁根画斋也。从某种层面上讲,官溪堂的名气比杨仁根本人大。

结识杨仁根是多年前的事了。记得是在沿江路上,甘雨亭旁边的井冈山画院,当时杨仁根来办市书协会员证,介绍人一栏写的是:冯为民、刘骊龙,写小楷的。此前吉安擅长写小楷的人还是很少的,同时听说他还喜欢玩摄影,对此我自然印象深刻。那时候的官溪堂斋主热爱摄影远比热爱书法更浓烈,天天和一帮摄友混在一起,扛着“长枪大炮”抢占吉安高地,记录庐陵的山川美景和城市变迁万象。

吉安市沿江路212-8号,是官溪堂的门牌号。古典的窗格,高低错落的门头,门额和包柱对联的书法均出自名家。自撰联:明霞鹭影榕犹静,朗月江风柳亦闲。描绘的是身处闹市,偏安一隅,颇有山林之气,在左右灯红酒绿的店铺中间尽显别样的感觉,古韵而高华。

官溪堂是杨仁根在这个城市的另一个身份,广告设计、出版印刷、售卖字画、摄影摄像。夫妻俩靠着诚信、善良、热情在这个城市打拼,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和包容。同官溪堂过往多起来,应该是杨仁根任市书协副秘书长之后了。当时书协主席考虑协会的事多,搞展览连个布展帮手都没有,应该增补一、二个副秘书长,说小杨这个人不错,做事热情靠谱,懂设计,小楷也写得好,可以当个“副秘”。事实如此,接下来阳明书院的“庐陵雅集”、吉安美术馆的自书自诗书法展等活动,仁根、骊龙和我,仨人同力合作,才有《庐陵墨韵》《庐陵书论》《庐陵雅集》等系列书的推出,这些书都是由官溪堂负责印制的。杨仁根将写小楷的精致、疏松,严谨而内含旷达的特点体现在为人处事上。这几套书出版后,得到业界较高认可。

同杨仁根接触久了,会发现他是一个喜欢折腾的人,也是一个有梦想的人,做着靠写书法能养家的梦。这些年,他近入阳明书院,远闯南昌滕王阁,北上清华园学习,东渡日本游学,等等诸事,还是让人赞赏他的勇猛精进之气。我们仨在一起时,常常会当面打击他的积极性,说他不应该把公司的主业丢了,书法应该是生活中的余事,是温饱后的雅事,想当职业书法家不行,至少目前不行。所以总是劝他放下身段,做好当下。好在杨仁根也善于接受兄弟们的建议,及时调整心思,艺术与市场的对接渐渐也做得不错。

其实,现实中的他,在书法上花费的时间远比他的主业要多。平时,我晚上沿着赣江散步,路过官溪堂,便会自然而然地瞟上一眼,灯光还亮着,推门而入,总见他在临帖。白天来往的人多,他只有晚上才能安心临几行,他的这种静修执念在写字圈里也是不多见的。

杨仁根身上的这份执念也观照着他的言行,从他身上能感受到对朋友的真诚友善,还时不时散发着一股山野之气。有时聊天正兴,他会突然冒出一句,走,我们去燕坊、我们去吉州窑……于是,我们一起钻进门口那辆银灰色现代车,说走就走,这就是官溪人的性格。这些年我们一起数登青原山,爬南风面,去井冈山下七捡奇石等等。闲时会杀两盘棋,坐而论道,沏一壶茶,畅谈时事,品味人生。

书法虽为小道,但要在其中弄出点名堂也非易事,穷其一生,方得个中滋味。杨仁根是幸福的,其爱人冯纯和擅画工笔,状草虫之灵动,配在杨仁根的小楷作品上,雅极。又兼湘人之温婉贤淑,夫妻俩同修书画,琴瑟和鸣,为艺苑佳话。

官溪堂的人生万象,是鲜活的,是有温情的,正如仁根小楷,宁静而纯和。

文/壶翁

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